德班现成五十余处南朝王陵石刻,圣何塞方旗庙失名墓石刻考

发布时间:2019-11-02  栏目:历史文物  评论:0 Comments

南朝陵墓神道石刻是南京的文化名片。目前,南京现存二十余处南朝陵墓石刻,只有一部分能够明确墓主,并且于1988年宣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发布时间: 2013/5/30 9:15:02 被阅览数: 次
南京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共有二十余处,其中有不少就分布在江宁区。这其中,方旗庙失名墓石刻显得有点“另类”,它距离其他南朝石刻都非常远,所坐落的位置,甚至更靠近安徽省马鞍山市。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为何独处一隅,远离南京南朝陵墓的“大部队”呢?这座南朝陵墓虽标明为“失名”,文物专家有没有办法确认墓主是哪一位南朝显贵人物呢?
方旗庙石刻为何“独处”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距离其他南朝石刻的确非常远。对于南朝石刻做过全面调查的西祠网友、南京民间文史研究者“九乡河水”说,南京现存的南朝陵墓石刻约有二十一处,除“方旗庙失名墓石刻”以外,其余的石刻主要分布在南京城的东北、东、东南三个方向,“主要集中在三个区域,一个是栖霞甘家巷、十月村附近,一个是江宁麒麟和栖霞马群附近,一个是江宁上坊和淳化附近,而‘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独处一隅,并不属于以上区域。”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具体的地址是江宁区江宁街道建中,和它距离最近的是江宁淳化的几处石刻,但彼此之间的距离也有几十公里之多。以古代贵族的家族葬地比较集中的观点来看,方旗庙失名墓显得非常特殊,其墓主“不可考”的身份更加平添了几分神秘色彩,增加了人们探索的兴趣。
近日,记者前去探访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石刻正前方已开挖出一个巨大的人工湖,两尊辟邪分别被搬进了文物部门精心打造的亭子里,四面有玻璃罩着。辟邪后方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整体设计整洁雅致,有市民在广场上锻炼身体。
方旗庙失名墓石刻已无望柱和神道碑,只剩一对辟邪,两辟邪一东一西,相对而立。隔着玻璃,记者看到,西辟邪表面风化严重,昂首张口,长舌及胸,腹侧有双翼,翼前部为鱼鳞纹,一足前迈,尾长及地。东辟邪后半部则已经残缺,残留部分与西辟邪相似。文物资料上介绍,西辟邪为雌兽,东辟邪为雄兽,两者尺寸差不多,完整的西辟邪身长2.57米,高2.04米,体围2.58米。
有专家认为墓主是萧嶷
方旗庙的这两只辟邪,与江宁区侯村失名墓辟邪、梁建安敏侯萧正立墓辟邪非常相似,死后能享受墓前设置辟邪的人,肯定是南朝时期一位极其显赫的人物。那么,这座南朝陵墓的墓主究竟是谁?他的身份和经历能不能揭开方旗庙失名墓石刻独处一隅的谜团呢?
着名六朝史专家王志高教授告诉记者,方旗庙石辟邪第一次被学者发现并引起重视,是在1934年9月。历史学家朱希祖、朱偰父子调查发现了这一处石刻后,将其收入《六朝陵墓调查报告》一书,并指明墓主“不可考”。1985年出版的《南朝陵墓石刻》和1998年出版的《南京的六朝石刻》,则认为墓主有可能是南齐豫章文献王萧嶷。
王志高说,根据他的研究,这位墓主不太可能是萧嶷,因为根据《南齐书》记载,萧嶷死后葬于“金牛山”附近。据考证,“金牛山”并不在南京,而是指丹阳东北的经山,其附近正是南齐帝王宗室陵墓区。再从方旗庙南朝石辟邪的造型看,也不太可能是南齐之物。因此,认为方旗庙失名南朝墓的墓主是萧嶷,并不站得住脚。
真正墓主是梁元帝?
对方旗庙失名墓辟邪进行深入考察,并结合日本学者曾布川宽《六朝帝陵——以石兽和砖画为中心》一书的研究成果,王志高认为,这对辟邪应该是南齐后面的朝代梁王朝初年的产物。
综合各种文献,王志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方旗庙失名墓其实是一处帝陵,其墓主是梁元帝萧绎。萧绎是梁武帝萧衍的第七个儿子,生于梁天监七年八月。梁武帝饿死台城后,萧绎于承圣元年冬十一月即帝位于江陵。承圣三年十一月,江陵为西魏攻破,萧绎被俘,次月被害,时年仅四十七岁。第二年,萧绎的儿子萧方智称帝,追尊萧绎为孝元皇帝,庙号世祖。
王志高说,萧绎死后,最初葬在江陵津阳门外。天嘉元年七月,陈文帝陈蒨下诏,将梁元帝迁葬于江宁“旧茔”,“宜即安卜,车旗礼章,悉用梁典,依魏葬汉献帝故事”。
有趣的是,梁代帝陵区都在丹阳三城巷一带,梁元帝为什么要归葬“江宁旧茔”呢?王志高发现,原来,这个“江宁旧茔”是指梁元帝的生母阮文宣太后的葬地。据《梁书·后妃传》记载,阮太后死后葬于江宁“通望山”。在南朝,皇帝死后与母亲葬在一起,是屡见不鲜的现象,合乎情理。
关键的问题是,“通望山”到底在何处?王志高根据史料后分析,“通望山”就是建中方旗庙连绵高岗中的一个。换言之,阮太后的墓在今方旗庙附近,而“方旗庙失名墓”能够设置两个石兽辟邪,其墓主很可能就是梁元帝萧绎。
帝陵用辟邪又添谜团
看到这里,熟悉南朝陵墓石刻的人会提出一个问题:南朝帝陵前的石兽一般为有角的麒麟和天禄,王侯墓则设置无角的辟邪,梁元帝萧绎是皇帝,为什么档次降低,神道石刻设为辟邪呢?
王志高告诉记者的,这个不正常的情况,可能是因为梁元帝既非正常死亡,也非正常埋葬有关。这个倒霉的皇帝是事隔六年改朝换代之后。由陈文帝从长江上游江陵将其迁葬到南京的,因此仪礼上可能要折扣。当时梁朝已经灭亡,后朝的帝王对前朝皇帝的葬俗不会那么严格认真,仅仅安放了宗室王侯墓的无角辟邪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网友也发现,方旗庙失名墓辟邪制作显得较为粗糙,西辟邪的后腿看上去好似没有雕刻完成。这似乎也能与陈文帝简单埋葬梁元帝萧绎对应上。
如果方旗庙失名墓能够确认为梁元帝萧绎的帝陵,这意味着南京又多了一处南朝帝陵。南京的南朝陵墓石刻虽然多,但属于帝陵的只有宋武帝刘裕初宁陵、陈武帝陈霸先万安陵、陈文帝陈蒨永宁陵三处,南朝帝陵数目远远少于丹阳。不过,要确认方旗庙失名墓的确是梁元帝萧绎陵墓,还需要更多的考古实证。记者丛秋芬于峰
来源:金陵晚报 编辑:秋痕

图片 1


但这些“墓主明确”的陵墓石刻,常有学者质疑。最近,南京师范大学的六朝考古专家王志高教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2015年第12期发表论文指出,栖霞甘家巷有一对南朝辟邪,长期以来被认为属于梁鄱阳忠烈王萧恢陵墓。王教授认为,这个结论是错误的。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萧恢墓石刻”现存两辟邪

王志高说,栖霞甘家巷有两尊石辟邪被认为是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前的神道石刻,在这次发表的《南京甘家巷“梁鄱阳王萧恢墓神道石刻”墓主身份辨正》一文中,他对这个说法提出了质疑。

记者探访过“萧恢墓石刻”,这是两尊石辟邪,与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神道石刻相邻。两只辟邪造型相似,昂首张口,长舌垂胸,胸部凸出,一腿前迈,长尾垂地,体态肥硕健壮。

“萧恢墓石刻”和萧憺墓石刻周围已打造成公园。现场文保碑清楚注明这两组石刻中,东边的一组是“萧恢墓石刻”,西边的则是“萧憺墓石刻”。

最早的说法出现于1912年

王志高说,最早记载这对辟邪的南京地方文献,是南宋的《六朝事迹编类》,其中有“梁始兴王墓”条,记载了这里有“石麒麟四及神道碑”,文献中的石麒麟,就是指石辟邪。此后,很多文献中都提到现场有四只石辟邪,但都笼统地说属于梁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神道石刻。

1912年,耶稣教会学者张璜在仔细考察了南京、丹阳两地的南朝陵墓石刻后,出版《梁代陵墓考》一书,首次将四只石辟邪中的东边两只辟邪的墓主,定为萧恢。

后来,法国汉学家谢阁兰、中国学者朱偰均采用这个说法。但朱偰的父亲、着名历史学家朱希祖提出过质疑。

专家认为墓主不是萧恢

2009年,王志高教授曾经主持对所谓“萧恢墓石刻”周边进行考古发掘,确认石兽所属的陵墓地宫,在它们以北约三百米处的山坡上。

王志高的观点是,这两尊石辟邪不太可能是萧恢墓石刻。这对辟邪与萧憺墓仅相距60米,两者属于一大型家族墓地。六朝考古实践证明,六朝家族墓地以右为尊,如果家族墓地朝南,那么西边的墓,其墓主的身份应该比东边墓的墓主要尊贵。

而萧憺和萧恢二人是同父异母兄弟,萧恢是哥哥,萧憺是弟弟。萧憺墓就是朝南的,以尊卑顺序,萧恢墓的石刻应该在萧憺墓石刻的西边,而不是相反。

墓主可能是萧憺的儿子

根据对萧憺家族成员的分析,王志高认为,最大的可能,这对石辟邪的墓主是萧憺的世子、梁始兴嗣王萧亮。萧亮大概卒于梁大同二年,当时正值萧梁盛世,这与石兽体形大,通体雕饰华美的风格一致。萧亮是萧憺的儿子,他的墓和神道石刻位于萧憺墓和神道石刻的东边,也符合六朝陵墓的尊卑关系。

“萧恢墓石刻”是否名字弄错了?一位业内专家表示,南京一些不可移动文物的名称,特别是南朝神道石刻陵墓的名称,学术界长此存在争议。“只有在学术界达成共识,有确凿的证据后,再由文物主管部门下文,才能更改不可移动文物的名称。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